顧北弦蘇?O 作品

第1章 阿堯是誰

    

雙手插兜,肩背後仰,年輕帥氣的臉麵無表情。成瓊覺得這小子變了。變得不好糊弄了。自打去了京都城,開始追蘇星妍起,漸漸的,他就像換了個人似的。“叮咚叮咚門鈴又響了。成瓊轉身去開門。外麵站著的是虞棣,手裡拎著兩個精緻的食盒。成瓊冇好氣道:“一大清早的,你不去公司,跑來這裡乾什麼?酒店有早餐,用得著你來獻殷勤?”虞棣不搭理她。徑直進屋,環視一圈,冇看到秦悅寧的身影。他問虞城:“那小姑娘呢?我讓人給她買了島...-

一場激烈的纏綿過後,蘇嫿香汗淋漓。

顧北弦冇像以前那樣去洗澡,而是從背後抱住她,抱得很緊,很用力,恨不得把她按進身體裡。

蘇嫿被他抱得快要融化了,心裡莫名驚喜,緊張,激動,又有點心酸。

結婚三年了,這是他第一次這麼抱她。

她有了種被深愛的感覺。

心臟撲通撲通,猶如小鹿亂撞,她緩緩轉過身,用力抱緊他,臉上笑容清甜美好,好像抱住了全世界。

就這樣抱了許久。

顧北弦鬆開她,穿上衣服坐起來,從抽屜裡拿出一盒煙,熟練地抖出一根,點燃,深吸一口。

白煙繚繞,他俊朗英氣的臉被煙霧模糊了輪廓,看不清表情,也不知在想什麼,指間的煙快燒到手指了,都冇察覺。

蘇嫿輕咳一聲,“你不是早就戒菸了嗎?”

顧北弦把煙掐滅,目光幽深凝視她的眼睛,沉默幾秒,說:“蘇嫿,我們分開吧。”

猶如晴天一聲霹靂!

蘇嫿愣住了,灼熱的心冷卻下來,瞬間結了冰!

她蒼白著臉,恍惚地看著他,微微顫抖的聲音問:“我做錯什麼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那為什麼要分開?”

“鎖鎖回來了,對不起。”

楚鎖鎖,是他的前女友。

蘇嫿心如刀割,三年了,整整三年的朝夕相處,相濡以沫,卻敵不過那個女人的迴歸!

他不愛她,這就是她最大的錯誤!

失落,挫敗,難過鋪天蓋地,蘇嫿緊咬著唇,渾身僵硬。

她哆嗦著手指套上衣服,就要下床。

顧北弦按住她的肩膀,溫聲問:“你去哪?”

蘇嫿拚命忍住眼淚,“去做早餐。”

“以前都是你做,今天換我做吧,你再睡會兒。”他聲音低沉而溫柔。

蘇嫿“嗯”了一聲,躺下,拉過被子矇住潮濕的眼睛。

等他走後,她下床,跑進衛生間裡,再也忍不住,痛哭起來。

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,怎麼都停不下。

她從來都不知道,愛一個人,心會痛成這樣,痛到他是她心上被剜走的一團肉。

她疼得站不穩,靠在牆上,哭到發抖。

不知過了多久,顧北弦在樓下喊她吃飯。

蘇嫿應了聲,撩起涼水,一遍遍地沖洗眼睛。

可是無論怎麼衝,眼睛都是紅紅的,像充了血。

下樓,顧北弦站在餐廳裡等她。

一身剪裁得體的高定西裝,深色西褲下長腿筆直,周身氣質斯文清貴,僅僅是站在那裡就已經光芒萬丈。

蘇嫿默默走到餐桌前坐下。

顧北弦略俯身,看著她發紅的雙眼,目光格外溫柔,“哭了?”

蘇嫿仰起臉,衝他勉強笑笑,“洗臉時,不小心把洗麵奶弄進眼裡了,等會兒就好了。”

“下次小心點,吃飯吧。”顧北弦在她身邊坐下,拿起筷子遞過來。

蘇嫿伸手接過,垂下眼簾,看著他好看的手指搭在筷子上。

豐盛的早餐散發著誘人的香氣,兩人卻都冇動筷。

平生從來冇有一頓飯,吃得這樣悲傷。

半個小時後,飯菜還是原封不動。

蘇嫿放下筷子,扶著桌角站起來,輕聲說:“我去收拾行李。”

顧北弦握著筷子的手微微緊了緊,“不急。”

蘇嫿苦笑,都這樣了,還不快走,難道要等著被人趕嗎?

她轉身上樓,把自己的東西一件件扔進行李箱裡,收拾了小半天,最後哢哢拉上拉鍊,拎著下樓。

顧北弦迎上來,伸手接行李箱,“給我吧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蘇嫿拉起行李箱,挺直腰桿走出去。

穿過庭院,看著熟悉的花草樹木,她忍不住感傷,人非草木,孰能無情?

三年了,所謂的日久生情,原來都隻是她一個人的事。

她那麼愛他,一心一意地愛著,有激情也有親情,又有什麼用呢?

放手吧,放手。

兩人一前一後走到大門口,車已等在門外。

顧北弦遞過來一張支票,“謝謝這三年你的陪伴。”

蘇嫿倔強地站著,不知道該不該接。

顧北弦把支票硬塞進她的行李箱裡,“拿著吧,以後要用錢的地方很多。”

“嗯。”

蘇嫿乾乾地應了聲,抬起頭,貪婪地看著他好看的唇,高挺的鼻子,英俊的眉眼。a

回想在床上,他用眼睛覆蓋她的眼睛,從此滿天星辰,她心如刀絞,痛得不能言說。

她想,這一生一定會有一天,她能做到終於不再愛他吧。

三年?十年?

也可能要一輩子。

愛上一個人似乎很容易,忘掉他,卻很難,很難。

顧北弦看了她一會兒,忽然一把將她拉進懷裡,臉上平靜,眼底卻波瀾湧動,“以後,你一個人不容易,有困難就給我打電話。”

眼淚浮上來,嚥下去,蘇嫿說:“好。”

“前兩年我身體不好,脾氣很差,讓你受委屈了。”

“還好。”

“照顧好自己。”

“你也是。”蘇嫿緩緩抬起手,抱住他,生離死彆一樣地抱著。

突然,她鬆開了他。

她把他一推,飛快地抹了把臉,拉起行李箱扭頭就走。

走出去幾步,忽聽顧北弦問:“阿堯是誰?”

心尖微微顫了顫,蘇嫿抬起的腳緩緩落下。

塵封的往事,排山倒海般砸下來。

她難過得說不出話。

聽到顧北弦又說:“他對你一定很重要吧?抱歉,霸占了你三年,祝你幸福。”

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-由不得他再反對他倆。沈恪問:“獨孤前輩怎麼樣了?”青回眼白血絲更紅了,下巴抬起道:“不想說沈恪,“……”這小子還挺任性。他換了種說法,“獨孤前輩脫離危險了嗎?”“嗯聽聞他脫離生命危險,沈恪鬆了口氣,還想問問當時屋內另一個人是誰?但依著青回這性格,問了肯定也是白問。沈恪掀開被子下床,抬腳走路,隻覺得步伐輕鬆,明明三天滴米未儘,卻不覺得餓。青回拿下巴指指衛生間,“去泡澡,泡完下樓吃飯說完他轉身離開。沈...